破解版18快猫

() “我这就算是通过了?”

向南从葛东河复杂的眼神中接过自己的这份画稿,又看了看小萱。

壁画临摹毕竟和古画临摹不一样,古画临摹可没什么标准,但也有诀窍,即“落笔要旧,境界要新”。

唐岱《绘事发微》临旧篇中写道:“凡临旧画,须细阅古人名迹,先看山之气势,次究格法,以用意古雅,笔精墨妙者为尚也。而临旧之法,虽摹古人之丘壑梗概,亦必追求神韵之精粹,不可只求形似。”

说得直白一点,临摹古画,就是用古人的规矩成法,不用古人的境界门径,不求形似只求神似。

而临摹壁画的要求就更严苛一些了,作品出炉送检最严格的时候,壁画人物耳朵到眼睛的距离都要用卡尺卡,不合“规矩”的一律当成废品来处理。

如此严苛的“三查四检”制度,虽然让临摹壁画师们很难受,但也正是因为检查制度的严格,才让壁画临摹这项工作显得更为严肃和重要。

“嗯,通过了。”

小萱很肯定地点了点头,一脸钦佩地说道,“下一步,向南就可以上色处理了。”

“好。”

向南想了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时候谦虚是必要的,但太过谦虚,给人的感觉就有些虚伪了,他笑道,“那你们去忙吧,我再熟悉熟悉,然后给这画稿上色。”

“下午再来上色吧。”

清新气质美女肤光胜雪高清摄影图片

葛东河将手里的医用粗针管小心地放回盒子里,然后拍了拍手说道,“都十二点多了,可以去吃午饭了。”

这种医用的粗针管,是壁画修复的工具之一,主要用于壁画起甲的修复。

在修复起甲壁画时,葛东河先需要自己调制粘接剂,然后用一支医用粗针管顺着起甲壁画边缘沿缝隙滴入、渗透至地仗里;待壁画表面水分稍干,再用纱布包着棉球,轻轻按压,使壁画表面保持平整、粘贴牢固。

说起来简单,实际上这种壁画修复过程极需要耐心,更要小心翼翼,用力稍大一些,就有可能碰碎一大片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壁画。

“就一上午过去了?”

向南有些愕然,他看了看手中的那张画稿,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我就画了一张白描线稿而已。”

“知足吧你!”

孟祥森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小萱画了三天了,一张画稿都还没定下来呢。”

向南听了这话,有些惊讶地转头看了一眼小萱,发现她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他顿时又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葛东河的壁画修复团队这段时间都是在考古队的“食堂”里搭伙吃饭,向南今天帮忙临摹壁画,自然也跟着一起吃饭。

到了食堂,考古队的成员大部分都吃饱了,三三俩俩的聚在帐篷外聊天抽烟,看到葛东河等人过来了,胡德森迎了上来,他先跟葛东河等人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蹿到了向南的身边来,笑着低声问道:

“向南,今天学了点什么?”

之前向南就曾告诉过他,要学习观摩一下葛东河修复壁画的过程,因此看到向南以后,他就忍不住想问一问。

向南看了他一眼,说道:“还没开始揭取壁画呢,现在还在临摹壁画。”

“临摹壁画?”

胡德森嘀咕了一句,随意醒悟了过来,“你不会被拉壮丁了吧?”

“什么叫拉壮丁?说话真难听。”

向南咳嗽了一声,然后才说道,“不过我现在是在临摹壁画,还挺有意思的。”

“大夏天的,站在火炉边上临摹壁画,还挺有意思?”

胡德森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样子看着向南,连连摇头,“不过也对,你这思维方式,跟正常人不一样。”

“你别扯淡了。”

向南瞪了他一眼,又问道,“你们今天已经开始发掘了古墓吗?”

“还早着点,还在清理地表。”

胡德森一听问起这个,顿时有些蔫了,懒洋洋地说道,“考古发掘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要确定发掘地点、发掘面积,编制相应的规划方案,然后还要办理发掘执照,落实发掘经费,确定发掘领队和队员等等等等,一堆的事情。”

“……这么麻烦。”

向南光是听到这么多事项,就觉得头皮发麻了,所幸这些事情跟他无关,要不然他真得一个头两个大,“那看来,你们这里是没这么快开始发掘了,要等发掘完,就需要更久的时间了。”

“嗯,没这么快的……”

胡德森有力无气地点了点头,忽然他一个激灵,问道,“你是不是打算走了?”

“我得看看,如果魔都那边没什么大的事情,我就先在这边待一段时间。”

向南想了想,又说道,“不过,现在还在博物馆里修复古陶瓷器物的那些修复师们,等目前手上的古陶瓷都修复完了,就可以先打发他们回去了,留在这里的时间也够久的了。”

“嗯,是可以先回去。”

胡德森应了一声,继而又说道,“反正要是这个古墓里有残损古陶瓷的话,再把他们召回来就是了。”

“……”

向南一脸无语,你以为那些文物修复师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吃过了午饭,葛东河回县城的宾馆里午休去了,他年纪也不小了,自然要更注意休息,不可能像向南他们这些年轻人一样,连续工作一两天都没什么问题。

葛东河去午休了,向南和孟祥森等人则重新回到古墓里,继续上午的工作。

“小萱,这壁画临摹上色,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拿着手中的这份白描线稿,向南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这跟古画接笔上色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所以还是问一问专业人士比较合适,要是自己弄错了,那一上午可就白忙活了。

“啊?向老师,你这么快就要上色了?”

小萱一愣,等看到向南手里的白描线稿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向老师,上色还早呢,起码还需要经过三个步骤才能上色。”

未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