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污软件

蔡根恢复了神智,手里还抓着锦鲤,随手扔到了鱼池。

再看身边的一猫一人,好像刚才在探讨什么,因为佟爱国正用一脸不信看着啸天猫。

“你俩说啥呢?咋还急赤白脸的呢?”

啸天猫比较敏锐,蔡根扔鱼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果断的暂停了与佟爱国的信息互换。

“没说啥,我和老头赌五百元,猜晚上吃啥。

我说吃米饭,他说吃馒头,主人是说我俩谁赢?”

蔡根得到了独见,虽然暂时没啥用,终究是解决了二掌柜的问题,虽然有点不,可能是员工放假了吧。

那回家的迫切,让所有独见都会赶到自己身边吧。

不说远道的,人世间的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这个地方被异种入侵的麻烦也就会迎刃而解。

“小天,你赢定了,佟二爷,掏钱吧。”

“凭啥,都没看见,你咋知道呢?”

佟爱国脑子里想的还是苦海的事情,顺着啸天猫的话茬往下说,一脸的不服输。

纯美桑桑娇羞迷人

蔡根叹息一声,这个赌局有啥意义吗?

算了,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吧。

掏出了电话,给小二打了过去。

“小二,晚饭做了吗?

恩,我回去吃,整米饭吧。

我不是挑食,这两天面食吃多了,上顿下顿饺子。

恩,半小时我就回去了。

恩恩,准点开饭。”

挂上电话,看着佟爱国,意思明显,你输了。

佟爱国其实不想掏钱,他真想吐一口血然后假装昏过去。

哪有这么玩赖的啊?

这不是欺负人吗?

可是,啸天猫不住的给他使眼神,毕竟刚才的话题不想让蔡根知道,只得掏出了五百元递给了啸天猫。

“爷不差钱,愿赌服输,你一只猫,要钱有啥用?”

啸天猫接过了钱,还认真数了数,然后献媚的塞到了蔡根的裤子口袋。

“主人,我看了,不是假钱,数也对,收好,哈。”

这狗腿子的模样啊,让蔡根看得很是欢喜。

“这渣男,不,他叫啥来着?

人尽可夫,对,仁科夫。

他共生解除了吧?

咋还爬地上了呢?

不会死了吧?”

蔡根这才看到地上趴着的仁科夫,吓了一跳,收回独见虽然重要,不死人更重要啊,尤其花心也没死的罪过。

“主人放心,我就是把他打晕了。

看我赐福于他,净化他肮脏的灵魂。”

说来就来,啸天猫一顿宣泄,仁科夫一摸脸,果然站了起来。

看着蔡根他们两人一猫,反应有点迟钝。

“宠物不让进,不对,停业了,你们也不让进。”

突然一拍脑袋,好像回过神,记忆恢复了。

“哎呀,我咋地了?

你们看完了吗?

看完了赶紧出去。”

蔡根看他确实没事了,踢了啸天猫一脚,就想往外走,突然仁科夫的电话响了。

“喂,娘啊,啥事啊?

我都说了,单位特别忙,真的回不去。

老板这边特别器重我,那么大个买卖靠我在这给撑着呢,我真回不去。

啥冬捕节能咋地,一天给五十我也回不去。

等出正月的,这边不忙了,我带着对象回去。

就是我上次跟你说…小敏,对,小敏。

哪有什么小樱,我就一个对象。

你就别瞎猜了,我很专一的,不可能乱搞。

行了,行了,这边还忙,我先不说了啊。”

直到仁科夫挂上电话,蔡根才走出门去。

这瞎话说的还能更溜一点吗?

看样独见共生的副作用真的彻底消失了。

果然不说实话,对所有人都好,哪怕是假话,哪怕是胡扯。

反正,电话另一边的老人家,肯定能过个好年,不用太惦记儿子,再往多了想,说不定还会小骄傲一下。

这样的谎言,是不是让世界更美好呢?

如果说,谎言让这世界更美好,那么独见的存在,对于人世间岂不是个威胁?

继续按照这个思路往下顺的话,那么苦神把独见分尸后清除出人世间,是不是对人世间的一种保护呢?

很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毛毛在那举盆就是为了保护人世间,那独鸣晒干有什么积极作用呢?

见了独鸣两次,都没有说出她的使命,难道因为不露脸或者很尴尬不好意思说?

由此得出结论,自己让独见回苦海,是不是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呢?

蔡根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心里好像有一层轻纱蒙着,看到了轮廓,就是看不清,很是懊恼。

直到车子回了店,蔡根还是没有完想明白。

看到桌子上一碗又一碗的米饭,才把那些想不明白的事抛到了脑后,这五百元赢得,真是轻松啊。

吃饭的已经到了,除了小二,他们也都见过佟爱国,毕竟上次人家请客大伙都没客气,一顿酸菜馅饼吃了好几百。

对于蔡根把客户请到店里来,谁也没意外,谁也没问细节,反正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呗,蔡根身边从来不会缺。

蔡根嫌麻烦也没回老妈家,本来大初一的应该喝点酒,中午喝的不少,晚上就有点不愿意喝了。

老话都说了,晚上喝酒,难受一宿。

中午喝酒,难受半天一宿,连上顿确实难受。

偏偏佟爱国被春蹄治疗以后,精神焕发,酒瘾挺大,没用咋沟通,就和段晓红那个酒蒙子喝到一起去了。

其他人吃完饭就看这俩活宝在那耍,从白酒喝到啤酒,从十五二十喝到棒子棒子鸡,最后在进行到小蜜蜂的时候,蔡根终于受不住了。

一百多岁的老人家,在那红着脸色眯眯的噘着嘴,确实有点太挑战大伙的神经,偏偏段晓红这个酒蒙子只认酒不分人,还那么配合,这画面就有点辣眼睛了。

“佟二爷,您老岁数也大了,差不多就行了。

酒要少吃,事要多知,要不今天就这样吧。”

佟爱国听到蔡根搅局,很是不满,自己这么多年身体不好,从来没有这么放开量喝,好不容易今天高兴,哪里会罢休。

“小蔡,活的不开心,身体倍棒,一万岁又如何?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等空悲切啊。

这一条建议免费送给你,就让我的激情,肆意燃烧吧。”

未分类 标签: